漫步在北海道的3个地区 北海道中部

北海道命名之地

寻访“北海道”的命名之碑

<向音威子府村出发>


天气/阴 出发地点/札幌市(早上8点)
目的地/“北海道”的命名之碑(音威子府村)
交通手段/租车自驾




松浦武四郎事迹

说起江户时代的日本冒险家,伊能忠敬、间宫林藏等很有名。但要了解北海道,可以说松浦武四郎(1818年~1888年)是最令人回味的人物(见※1。)
他的功绩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1. 记忆没有文字的阿依努族的语言,给地名加注了汉字。(※2阿依努族)
  2. 通过观察阿依努族部落的生活形态,构想了地区划分。
  3. 一边探险一边进行勘察,为以后修路做准备。
松浦武四郎和阿依努族


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北海道

据说北海道的各地地名(町、川、山、港、平地)均起源于阿依努语,而其转换成汉字则源于武四郎的自费调查,这很让人吃惊。

那么他为什么要开展了好几次自费调查呢?
在北海道,自由自在地生活着很多阿依努族部落(KOTAN)或鄂霍次克族,他们奉北方的动物/棕熊、毛腿鱼鸮、丹顶鹤、白尾海雕为神。不管是阿依努族还是动物,因为北海道拥有安全的水源、肥沃的土地和富饶的大海,他们从来没有挨过饿,快乐地生活着。无可挑剔的“生存”之地在北方。也许武四郎正是目睹这一景象后才认为北方是可以拯救因天灾和饥荒而疲惫不堪的日本的福地,所以才进行了多次自费调查的吧。

Sarobetu平原



沿着日本海北上

沿着日本海北上

北海道各地都有很多关于松浦武四郎的记载。他的身影频频出现在资料馆和博物馆中。这是因为他受到北海道人爱戴的缘故。松浦武四郎在道东进行的关于知床、国后岛、择捉岛的调查很有名,但我们这次决定从札幌出发沿日本海北上。



寻访“北海道”的命名之碑

我们按札幌~石狩~増毛~留萌~小平~羽幌~天塩~中川~音威子府(北海道命名之地纪念碑)的路线移动。沿着天盐河进入内陆地区,走过通向音威子府的路。“北海道命名之地”纪念碑就在神居山和天狗山之间,天盐河弯弯曲曲蜿蜒流淌的地方。

这块纪念碑是村里的热心志愿者于1995年修建的,2011年由北海道政府重新翻修。在北海道为数众多的武四郎纪念碑中,这一块是很具代表性的。

根据武四郎编著的关于天盐河探险的《天盐日志》的记载,住在这附近的阿依努族的长老Aetomo教过他阿依努语。武四郎从Aetomo那里学到了“KAI”一词,所谓“KAI”就是阿依努国的意思,于是他根据读音把这个词用汉字写成了“加伊”。

他考虑到日本人使用的未开之地——蝦夷一词的发音也可读为KAI,所以认为蝦夷可以等于KAI。因为这一片土地是“北方蝦夷国”,所以他便向政府建议使用“北加伊道(Hokukaidou)”这个地名。之后又根据“加伊”两字的发音将其写成相同发音的“海”字,终于形成了现在的「北海道」这一地名(这也是为了和(东海道、南海道保持一致而决定的)。



在北海道命名之地的所见

眺望雄伟的天盐河,发现从河口一直到纪念碑之处河宽一致,河流平稳。不难想象,对于阿依努人来说,这条河独木船易行,是他们的母亲河。和石狩河一样,天盐河沿岸也分布着很多阿依努族部落。武四郎也是沿着这一地形往前的。

从车上很难看到这个地方,但如果从船上看的话,这一片宽阔河滩很容易被发现。而且因为这一带是浅滩,船能靠岸,可以想象这里是阿依努族人出入的重要地点。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叫佐久的部落,建成了音威子府。之后他们又不断顺河而上寻求生活场所,于是“加伊”也就越来越大。

阿依努族是狩猎民族,他们不断迁徙以寻找富饶的生活土地。在北海道分布有很多阿依努族部落,这也是北海道的特征。从阿依努族部落的分布情况可以知道北海道自古以来都是富饶之地。

随着北海道开拓事业的进行,外面的文化和技术一起涌入北海道。“荞麦面”也传到了这里。原本就富饶的土地加上农业和渔业技术,北海道很快成长为引人注目的土地。在北海道应该还有很多沉睡着的,未被发掘的价值吧。



文/悠悠北海道 井関旭